首页 风尘三侠(高阳) 下章
灵石城内(3)
 匆匆见过了礼,也来不及叙旧,孙道士就把沿路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一路上画影图形,并且各地官署都已接到密令,要缉捕李靖归案。因此,绝不能再走官道,更不能在任何城镇住宿。

 “那可没有办法了。”虬髯客对张出尘说“一妹,你委屈点,走山路吧!”

 那是在有名险要的崤山之中,峻绝涧、羊肠曲径,路很不好走。亏得一路上有孙道士打前站,虬髯客和李靖在马前马后照应,张出尘才得平稳无事。

 第二天下午,到了一处地方,忽见开朗,四山环抱之中,一片平,虬髯客指着对山脚下一所茅屋说:“一妹,到了。”

 这就是虬髯客的庄园吗?庄子在什么地方?园林在什么地方?李靖和张出尘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心里都不免有些疑惑。

 然而这总算是到了目的地了。抖擞精神,顺坡而下,越过平地,来到那所茅屋。屋里挂着弓箭、兽皮,是一家猎户。

 “三爷回来了!”有两个壮汉同声招呼。虬髯客点一点头,并不答话。那两人点起灯笼,揭开一张挂在壁上的虎皮,现出一扇木门;推开门,拾级而下,地道既深且长,原来其中别有天地。

 一转两转,下了上百级的石阶,隐隐听得见叮叮当当的声响;一出地道,只见一排六个风扇,橘红色的火苗窜得老高,炉旁各有高砧,赤膊的壮汉,挥舞着油光闪亮的手臂在打铁。张出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李靖却一看就明白了,是在打造兵器。

 开皇年间,曾有令,民间不得私造兵器。而虬髯客居然开辟山,大事铸造,这就充分说明了他是怎样一个人。意识到这一点,李靖肃然起敬,庄容说道:“原来三哥志在天下!”虬髯客微笑不语。张出尘却因他这句话,尽祛疑虑,一路上她不断在心里嘀咕,怕虬髯客是打家劫舍、占山为王的一霸,即令谊如兄妹,而陷身贼巢,不但辱没父母,也耽误了李靖的前程。此刻才知道,那些疑虑简直多余得可笑。

 “三哥!”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娇憨地笑着。

 “一妹。”虬髯客友爱地望着她“你要说什么?”

 她想说:“我真高兴有你这样一个哥哥。”嫁婿名士如李靖,有兄英雄如虬髯,说出来是多么有面子的事!争强好胜的张出尘,此一刻真是踌躇志了。但她觉得直抒心里的感想,近乎孩子气,有些不好意思,想了一会,迸出一句话:“我放心了。”

 “出尘,”李靖问道“你什么事不放心?”

 不放心的是虬髯客的身份,这怎能明说?所以她答道:“我自己心里明白。”

 李靖听不懂她的话,虬髯客却立即接口:“我也明白。”他抚着她的肩,感激地说:“一妹,我懂你爱人以德的本心。”

 说破了,反让张出尘不好意思。“三哥,”她含糊地否认“你别瞎猜!”

 虬髯客不再多说了,他领着李靖和张出尘穿过铁工场去看仓库,甲杖、被服、粮食…军需所用,应有尽有。李靖看得非常仔细,估计着那可以装备一万人左右——自然,他知道这里仅仅是虬髯客的若干基地之一。

 走完一排仓库,穿过一条宽阔的通道,到尽头往右转,石壁上嵌着两扇厚重的木门,虬髯客推开第一扇,回身说道:“药师,委屈你在门外候一候,我得先问一妹几句话。”

 这举动似嫌突兀,但恰是虬髯客视张出尘如亲人的表示,所以李靖欣然答说:“请便。”

 那间石室,陈设极其简单,一张石榻,铺着极厚的一条玄狐皮褥,再有一张极大的石案,堆着许多卷轴簿册;壁上悬着一张图——只因壁间所开的天窗太小,光线微弱,看不真切。但就这简单的陈设,便另有一种严肃的意味,可以想像得到是虬髯客个人专用的密室。

 “一妹!也许我问得多余,但既是兄妹,由我替你主婚,我不能不格外慎重”虬髯客稍停一下,说到正题“我问你,你是真心喜欢药师?”

 张出尘知道他出于爱护、期于无悔,所以才有这样近乎多余的问话,便也用很慎重的态度回答:“是的。”

 “你嫁药师,自己并不觉得委屈?”

 这话问得好!“先前我觉得有点委屈。”她微红着脸,兴奋地说“好像这样糊里糊涂跟了药师,贬低了自己的身份。现在有三哥替我做主,我还有什么委屈?”

 “好!”虬髯客深深嘉许“你的话,我听了很高兴”

 于是,他又开了门,把李靖请了进来。

 “药师!我要问你,你是真心爱我一妹?”

 李靖也明白他爱护张出尘的意思,斩钉截铁地答了一个字:“是!”“将来绝不负心?”

 “如果我负出尘,三哥杀我!”

 “这话说得很透彻。”虬髯客点点头“你如果敢于负心,我自然饶不了你。我再问你一句,你不以为我一妹深夜相就,心里有看她不起的意思?”

 “三哥,”李靖惶恐地抗议“你岂有此理!怎么问出这话来?我把出尘敬如天人。皎皎此心,神人共鉴!”

 “那么你决定要聘我一妹了?”

 “求三哥许婚。”李靖作揖相答。

 “你的聘礼呢?”

 这下难倒了李靖,仓卒间竟无从回答。一急,急出了一个主意——解下佩剑,双手捧上,恭恭敬敬地说道:“客边无长物,只有这把剑。”

 “好得很!”虬髯客接过剑,随手转张出尘,又说“我有点小小的陪嫁。”

 嫁妆是一本簿册,张出尘接到手中,才知道它的分量,绿布面上的红绫签条,写的是:“西京太平坊住宅地基房宇僮仆器用清册。”

 随手翻开来看一看,仅是僮仆,就有四十几名之多。一所巨宅,连同器物用具在内,手相赠,可是太豪阔了。

 “三哥,”张出尘正说道“赏赐太厚了,我跟药师都不敢受的。”

 虬髯客怫然不悦。“一妹!”他说“你别扫我的兴,行不行?”

 “这…”“别说了,”虬髯客大声打断她的话“你不想想,你管我叫什么?我管你叫什么?”

 “出尘!”李靖赶聚嘴“恭敬不如从命。”

 “好,那么我领了三哥的赏赐。”她笑着盈盈下拜。

 虬髯客算是高兴了。“这才好!一双新人请吧,弟兄都等着瞧新娘子呢!”说着,他领头先走了出去。

 张出尘的情再伉,到这时候也不免心跳脸红,躇不安。一个新娘子,既无头上的盖巾,又无身边的伴娘,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能沉得住气,随着新郎大模大样地走得到礼堂上去?

 她越想越害怕,不由得低低喊了声:“药师!”

 李靖和虬髯客都停住足,等她再说下去,她却又窘又急,涨红了脸,怔怔地望着李靖,无话可说。

 终于,那两个男人都明白了。“一妹,”虬髯客歉疚地说“这里什么都有,就是缺少女人。没有个使女侍儿陪着你,觉得别扭不是?这做哥哥的可没有办法了,好在你也豁达得很,咬一咬牙,也就搪过去了。”

 话已说到头,张出尘除了听从以外,无计可施。转过一重石壁,陡见红烛高烧,人影往来,糊里糊涂就到了礼堂,要想缩步也不能够了。

 “各位弟兄,我先有句话。”虬髯客拍了两下手掌说“新娘子有些害羞,大家不可开玩笑!”

 这一说反引起哄堂大笑。张出尘心里嗔怪虬髯客,平中有细,说话极有分寸,偏偏这要紧关头这么笨!

 幸好李靖护卫着,他抢在她前面举手抱拳,作了个罗圈揖,朗朗说道:“我三原李靖,有缘结识各位弟兄,真是平生快事。这是内人张出尘。”他闪开身,低低嘱咐一声“别怕!”

 她这时心定下来了,含笑示意,目光慢慢扫过去,忽然发现风陵渡的那船家在向她挥手。

 不仅是那“船家”——他叫彭二,还有荒村野店中的柳四和老陈,他们都是虬髯客的得力部下,一个个能文能武,机变百出,掩护个把人逃,算不了一回事,但在张出尘和李靖来说,都有救命的恩德,所以逐一致谢,殷勤寒暄,特别是对柳四,更觉不安。柳四的脸上带伤,左臂用块布吊在前,那都是叫相府的校尉用马鞭毒打成这个样子的。

 叙旧未毕,乐声大作,孙道士所选的嘉礼吉时已到。虬髯客主婚,孙道士赞礼,一切繁文缛节,概从简略,但豪放的笑语所点缀的喜气,却是格外浓厚。

 婚礼以后,大开喜筵,整口的烧羊,大碗的白酒,吃喝足,各自散去。新夫妇由虬髯客送入房。

 房就在虬髯客卧室的间壁,用石灰水刷得雪亮,簇新的衾枕帘,一水红。石案上花烛高烧,芸香馥郁。这在看惯了相府排场的张出尘,自然觉得有些小家子气,但因为这点小家子气,反倒使她有种一夫一、相伴终生、平凡而实在的感觉。

 “这是老孙一手料理的,因陋就简,俗气得很,一妹,委屈你了!”

 “三哥,”张出尘不地说“你怎么一直跟我说客气话?岂不是太见外了。”

 “我是实话。惟恐不能叫你称心如意。”虬髯客顿了一下,笑道“好了,好了,再说,你又说我客气见外…”

 他的话没有完,房门口出现了孙道士,向李靖招招手:“药师,你请出来!”

 李靖还未答话,虬髯客抢在前面阻拦:“老孙,你怎么回事?有话明天再说。”

 “有件事马上要解决。”孙道士说“来了位客要会药师。”

 这句话一出口,室内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是谁?”虬髯客困惑地自问“谁会知道我这个地方?”
上章 风尘三侠(高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