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捕首富 下章
第四章 风雨欲来
第四章风雨

 只见走在前面的省委副书记正在和市公安局局长李如林说话:“如林啊,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凶手在公众场合击人大代表,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犯罪分子根本没把你这个公安局局长放在眼里,你们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个案子破了,要不省委张书记问起来我也不好替你说话啊!”如果把犯罪作为战略使用,任何形式的战术所产生的都将是罪恶。法律从根本上并不能够杜绝犯罪的发生,直到人们能够自觉自愿按照更高的道德标准约束自己的行为规范的时候,犯罪才能够真正逐步消亡。

 ——唐朝

 1

 三马虎被刚才的突发事件气得够呛,他从怀里掏出一支烟放在嘴上,两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打火机,此时在路边车里的刘华强一看这是个千载难逢的下手机会,他从后座上提就从车里冲了出来,刘华强一抬手对准三马虎“嘭——”就是一,三马虎听到响本能地一躲,这一打在了三马虎的肩膀上。刘华强刚要开第二,三马虎转身就往停车场跑,刘华强冲进停车场对准三马虎“嘭——”又是一,这一打在了三马虎腿上,被击中腿的三马虎一下子滑落到旁边的一辆“沃尔沃”下面。

 刘华强刚才开的时候,停车场内多辆车的报警器同时响了起来。刘华强知道警察5分钟之内就可能赶到,他现在必须要离开这里了,他刚转身要走,突然想起被在三马虎车后备箱的那个捆着的人,他快步走过去打开后备箱把那个人提了出来,他拉着对方边走边说:“别说话!跟我走,我是来救你的!”

 这时听到声和报警器响,有几个保安壮着胆子从“维多利亚”出来,面正赶上刘华强和那个捆着的人从停车场出来,刘华强用一指,出来的几个人吓得都趴在地上。刘华强和捆着的人上了自己的车后,从“维多利亚”又冲出几个人,出来的人叫喊着:“咋啦!咋啦!谁开的?”

 当刘华强的车刚冲出这条街的时候,只听到警车的报警器在夜空中回着。刘华强把车开到城郊附近的“西贝海鲜城”停了下来,他下车到后面给捆着的人解开了绳子,然后说:“离开香江市吧,要不三马虎不会放过你的!”

 捆着的人下车后对刘华强说:“我女朋友还被三马虎霸占着,我哪儿也不去,我要找他报仇!”刘华强听对方这么一说,从怀里拿出点钱,拿出个手机卡,给对方后说:“兄弟,找个地方先住下,我会和你联络的。”说罢刘华强上车继续向前驶去。

 刘华强把车开到二地主公司的一个库房,他停好车后,开着库房里事前准备好的一辆本田“雅阁”回到酒店。他打开电视,换上酒店的睡衣,随手从酒店的冰箱里拿出一盒“康师傅”

 刘华强觉得三马虎这个“王八犊子”是软的欺硬的怕,别看平时牛X烘烘的,只要顶在脑袋上,立马就成孙子了。

 刘华强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10点多,他是被手机吵醒的。他伸手摸过手机一看,是二地主。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接起电话:“我,强子!啥事呀二哥?”

 二地主被刘华强的语气给蒙了,他也整不明白昨晚的事儿到底是不是刘华强干的,他还是不放心,寻思了一下说:“强子啊,不管你现在在哪儿,11点我在东达假酒店对面的阳光酒店2楼雅7等你。”

 “放心吧二哥,兄弟准时到位!”刘华强也想从二地主那里了解一下昨晚的情况。

 上午11点整,刘华强准时到了酒店。他刚推开雅间门就看见正在抽烟的二地主,他若无其事地关上门坐在二地主旁边。他假装莫名其妙地问:“啥事?这么神秘!”

 二地主被刘华强这么一问更有些发晕,他端详了刘华强半天才说:“强子,昨晚老三让人给打了,知道不?”刘华强直视着二地主的眼睛说:“知道!”

 二地主又问:“知道谁干的不?”

 刘华强看着二地主说:“知道!”

 “谁干的?”二地主表情惊讶地问。

 刘华强直截了当地说:“我干的!咋啦?二哥,你咋这么说呢?不是咱俩一块儿合计的吗!”这时有个人推门闯了进来,二地主吓得手上的烟都掉地上了。

 二地主正要抬头看是谁,来人先说话了:“先生,现在点菜不?”

 二地主一听是服务员,长出了口气说:“去!去!去!不叫你别进来啊!一点规矩都不懂,进来咋不先敲门呐?”女服务员过来放下菜单和茶壶,冲着二地主说:“那您先喝点茶水,点菜的时候叫我啊。”

 二地主不耐烦地说:“别忘了关门啊!”女服务员出去的时候把门悄悄地带上了。

 刘华强一边给二地主倒水一边看着他:“二哥,你别这样看着我呀!你这样看我心里直发!”

 二地主喝了口水说:“强子,你行啊你,还知道我是你二哥?这么大的事也不提前告我个信儿?整个香江都炸窝了!现在香江黑白两道的人都出动了,正到处找打老三的人呐!”

 刘华强拱了一下手说:“二哥,你冤枉兄弟了!没和你说不是怕你担心吗?”二地主听刘华强这么一说,心里舒服多了,关心地问:“你一人去的?打上了没?他们认出你没?”

 刘华强笑着说:“打他还用去多少人?真对不起二哥,昨晚兄弟手有点,没要了那个‘王八犊子’的命!不过二哥你也别害怕,肯定没被认出来!昨晚我戴着你送我的‘夏利豪’墨镜去的。”

 二地主听刘华强这么一说,心里踏实多了,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拿出两支“中华”刘华强接过烟说:“二哥,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老三现在应该住在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咱俩现在应该去看看他去。”

 二地主不知道刘华强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脸疑惑地问:“啥玩儿,咱俩现在去看他?你不要命啦?”

 刘华强了口烟说道:“二哥,谁不知道你俩在香江的关系最铁,从昨晚到现在一定不少人都去看他了,如果现在你要是不去,倒是显得有点反常;再说啦,他们是找打老三的人,又不是指名道姓地抓‘刘华强’,我要是和二哥这时一起去看他,反而不会引起他什么怀疑!你说呢二哥!”

 二地主听刘华强这么一说,心里敞亮多了。他看着刘华强说:“行啊,我说强子,二哥没看错人,你小子现在快成刑警了!咱现在就去看老三!”

 2

 二地主在香江市人民医院停车场绕了两圈,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停车位把车算勉强停下。他和刘华强从车里出来后看着停车场里的豪华轿车,二地主夸张地说:“哎呀妈呀,啧!啧!啧!瞅瞅,主席病了也没来这么些人呐!”

 这时走过来一个老者收停车费,刘华强冲老者笑着说:“大爷,特护病房在哪儿?”老者指着一个大楼说:“瞧见没,就那楼,16层啊。真啊,今儿咋都是上特护病房的,不定又是哪个市长病了!”二地主接过老者开好的停车凭证说:“大爷,这回您可猜错啦!这个病人的官可比市长大多啦!”

 老者脸疑惑地说:“比市长还大?比市长大的就是省长呗,可省长瞧病在省城那,哪会上咱这旮旯啊!”二地主和刘华强顺着电梯上了16层。他和刘华强一出电梯就惊呆了,电梯外左边椅子上坐着4个警察,右边站着4个手背在后面穿黑西服的年轻人。前边的一个伸手就挡住了二地主他们的去路——

 “去几号?”

 “老三在几号?”二地主慢条斯理地摘下墨镜说。

 4个人一看是二地主,齐声说道:“是二哥啊!三哥在1608!”

 二地主正要和刘华强往里走,突然看见一群人正从楼道里面往出走,只见走在前面的省委副书记正在和市公安局局长李如林说话:“如林啊,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凶手在公众场合击人大代表,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犯罪分子根本没把你这个公安局局长放在眼里,你们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个案子破了,要不省委张书记问起来我也不好替你说话啊!”李如林脸微笑地说:“侯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凶手!您是我们香江的老领导了,我们都是您亲自提拔的干部,我们的难处您是能够理解的,有些话您还是要替我说呀。”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出楼道,只见椅子上坐着的4个警察立刻起身立正敬礼:“侯书记!”

 侯书记看了看4个警察说:“你们一定要保护好伤者的安全,不能让犯罪分子再有可乘之机,人大代表被击已经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如果在医院里再发生意外,我们就彻底无法向人民代了。”

 为首的一个警察说:“是!请侯书记放心,我们一定负责好伤者的安全!”

 二地主站在旁边寻思着,老三这几年确实玩儿大了,昨晚刚受伤,第二天上午省委副书记就能亲自从省城赶过来看望,可见关系不一般啊。在刚才这些人进了电梯之后,有人带着二地主和刘华强走进1608病房。

 二地主进屋一看,不愧是特护病房,根本就没有普通病房那股刺鼻的特殊异味,淡蓝色的壁纸显得房间分外典雅、安宁,落地窗前摆放着一组米黄的意大利风格布艺沙发,茶几上除了有一套精美的茶具和新鲜的水果之外,一大束水仙花让人感到格外的赏心悦目,抽象风格的电视墙上有个硕大的超薄壁挂晶电视,墙角的红木桌子上放着两个仿古风格的咖啡壶和微波炉。

 这是一个里外套间,沙发上坐着的人二地主都认识,都是香江商界上的风云人物,这些人见二地主他们进来,都起身点点头,用手一指里屋,二地主边和他们点头示意边带着刘华强向里屋走去。

 二地主刚推开里屋的门就看见地上有很多人围在躺在上的三马虎身边,里屋的壁纸是淡粉的,水晶吊灯开着,华贵的古典木有些波斯风格,左边的墙上是一幅国外油画,右边墙上是一个壁挂晶电视,正对着的左边是个卫生间,正对着的右边是个壁柜,众人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回头看见二地主他们进来,二地主首先在人群中看见一个装扮妖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市电视台的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剩下的一些人二地主有的在电视上见过,可能有一个是副市长李信,另外一个是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裴洪泉,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李建民正朝他点点头,半靠在上的三马虎此时也看见了二地主,三马虎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右肩和臂上都着厚厚的纱布,三马虎往起挣扎了一下说:“二哥你来啦!”

 “老三!快躺好了,千万别绷了伤口!”二地主赶紧过去制止三马虎,三马虎对众人说:“感谢兄弟们还惦记着兄弟,我没事,大家都有公务在身,我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等兄弟我好了,我再重谢大家啊!”众人说了些安慰的客气话之后就起身告辞了。

 3

 屋里就剩下三马虎、二地主和刘华强了。三马虎亲热地对二地主说:“二哥呀,你赶快坐我这旮旯来,我这几天老想你啦,昨晚要不是兄弟我躲得快,今天咱兄弟可能就见不着了!”

 二地主坐下后左右端详了一下三马虎说:“老三呐,到底咋回事儿呐?究竟是哪部分人干的?人抓住了没?”

 三马虎气呼呼地说:“昨晚我刚从‘维多利亚’出来,一个小子二话不说,上来就是几!小子出手利索,手黑!我看那架势不像本地人。”

 二地主说:“我说也是,香江这地面儿上现在还有人敢打你老三!人抓着没?”

 三马虎叹了口气说:“抓啥呀!当时我把‘男爵’他们几个都打发回去了,让这小子给钻了个空子。”

 二地主刚想继续问一些昨天晚上的事,没想到三马虎把话题转向了别处:“昨那事儿咱不提了!二哥呀,有个事我必须亲自和你唠唠:

 “前段时间我带几个朋友去‘云顶’玩儿了几天,回来后听‘马小辫儿’和我汇报了个事儿,这小兔崽子说我那儿和‘香石化’签了个七千万的合同,我一听妈的这是好事儿啊,就请了请‘香石化’那几个大头儿,没想到人家和我一唠我才知道,敢情那是二哥你早就踩好的盘子啊,我第二天一早就把‘马小辫儿’叫过去了,我说这块二哥吃和咱自己吃是一个意思,咱可不能让别人看咱兄弟的笑话儿,‘马小辫儿’听我这么一说跟我说实话啦,哥你猜咋地,闹了半天是咱省里一位领导的老婆和他小舅子也早就盯上这块肥了,人家和那头早合计好了,拿我公司签个合同实际上就是给别人看的,不过‘马小辫儿’说,那个领导的老婆答应给我留200个算小费,我一听就急了,咋能这么整事儿呢,这钱咱咋能要呢,咱要是拿这钱不和从二哥你口袋抢钱一样吗,我让‘马小辫儿’给你先拿200个过去,可这小子说啥也不敢过你那儿,我前几天一直没得空儿和你说。我说二哥呀,咱可不能因为这事儿相互猜疑,你说钱算个呀,可别因这点事影响咱兄弟感情啊!过几天我让‘马小辫儿’给你先打200个过去,要是二哥你还有啥需要的,你和我说。”

 二地主听三马虎这么一说,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些,虽然有些吃不准三马虎这话的真假,可总比自己在心里憋着好受啊,他假装大度地说:“老三啊,你这么一说二哥心里敞亮多了,敢情省领导也做生意?”

 三马虎苦笑了一下说:“二哥呀,他们啥都是生意,啥都当生意做;咱们做的生意都需要本钱,可人家的生意根本就不需要本钱,赚多少都是纯利润!”

 二地主羡慕地说:“老三啊,我看这些领导们都对你好啊!”三马虎冷笑了一下说:“他们哪儿是对我好啊,他们是对钱好!他们的许多生意都从我这儿过,我要是有个闪失他能不关心?他们是怕他在我这儿的钱有闪失啊。”

 二地主不解地说:“老三,你现在都和领导们一起合伙生意啦?”

 三马虎不地说:“他们和我做生意?他们那是拿我当挡箭牌!没事儿的时候还好说,要是真有了事儿,哼!你兄弟我就是个替罪羊!唉!俗话说:‘看贼挨打,别看贼吃饭!’全香江的人都以为你兄弟我多风光呐,可是我的难处旁人是根本不能承受的。”

 二地主本以为老三会在自己面前瞎忽悠,万没想到老三还把自己当兄弟,他知道,老三今天和自己说的都是大实话,他决定从今天开始让刘华强停止下一步行动了。他们两个又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会儿,直到护士进来给三马虎输,二地主才和刘华强走了。

 4

 二地主带着刘华强直接回到公司。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二地主严肃地对刘华强说:“强子,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二哥的亲弟弟,只要二哥有的都有你一份儿,但是,从今儿开始,你不能再对老三下手了!听见了没?”

 刘华强也严肃地看着二地主说:“二哥,你今儿也听好了,你啥时候拿我当亲弟弟那是你的事,可我是从你帮我妹妹刘惠琳支付换肾钱那天开始,我就把你当成亲哥哥了!我曾对天发誓:今生今世我刘华强不会背叛二哥!至于二哥你说的不能再对老三下手了,我能知道是为什么吗?”

 二地主听刘华强这么一说心里热乎乎的,他拍了拍刘华强的肩膀说:“走,咱到那儿好好唠唠!”说着,二地主和刘华强在沙发上坐下。

 两个人点上烟后,二地主说:“强子呀,刚才老三说的话你也都听见了,你得承认老三今天说的都是实话吧,你说你二哥我是那不讲究的人吗?是那不顾兄弟感情的人吗?既然老三话都说到那份儿上了,我看咱也就罢手吧,委座不是说‘攘外必先安内吗’,我看咱就放过老三吧!说实话,我看老三今天伤成那样我还真心酸啦。”

 刘华强说:“二哥,咱如果和老三的业务发生冲突,二哥和老三身边的‘男爵’打个招呼不就行了吗?”二地主说:“‘男爵’算个球!我凭啥和他打招呼啊!”刘华强接着说:“那七千万的工程人家省领导老婆凭啥和他‘马小辫儿’商量啊?这话也是实话?”

 二地主说:“当初要是不对老三下手就好了!”

 刘华强看了二地主老半天之后才说:“二哥,你真这么想的?如果你真这么想的,从今天开始,你就彻底退出江湖!咱把所有的家当全变卖了,兄弟陪你离开香江这个是非之地,咱到另外一个城市,咱稳稳当当做生意,多赚多花,少赚少花,永远不在道上玩儿了!咋样?”

 二地主不知道刘华强啥意思,急忙问:“强子,有话你就直说吧!”

 刘华强平静地说:“既然二哥你让我直说,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之所以让二哥退出江湖,是不希望二哥有杀身之祸。咱就从今天看老三说起,你没看之前老三彻底没有怀疑到咱这儿,老三和你一提工程的事你就上他当了,他告诉咱省领导老婆抢了咱合同,是说你们要恨就恨省领导老婆。他知道咱也惹不起省领导,再说他也没说是哪位省领导啊。他后来那些话表面是和你诉苦,实际上是要告诉咱,我现在是和侯书记在一起做生意,你们和我抢生意就等于和侯书记抢生意。在二哥说了‘我敞亮多了’这句话之后,我发现老三眼里有杀机,他可能刚才那些都是铺垫,他是要确认是谁有可能要对他下手。你想啊,你是在他说了那些话之后才敞亮的,那就是说你之前并不敞亮,那可是一笔价值七千万的工程,纯利润最少有将近两千万啊!那么至少他判断你有杀他的动机,再说,现在咱香江唯一敢和老三正面锋的只有二哥你了,唯一敢对他下手的也只有二哥你了。”

 二地主头上开始冒虚汗了,他心烦意地说:“强子,二哥可是听了你的话才去看老三的啊!”刘华强看着二地主苦笑了一下说:“二哥,你是不是认为不去看老三就没这事儿啦?如果你不去看他,或者晚去看他,他对二哥你的怀疑更大!”

 二地主有些后悔地说:“那咱该咋办?”刘华强冷静地说:“咱们下星期不是和税务局有个1200万的合同要签吗,据我所知,老三的公司也在盯这个合同,如果老三把这个合同让给咱了,说明他今后想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他连这个合同也公开和咱抢了,说明他很快就会对二哥下手了。”

 二地主沉思了许久之后说:“强子,你去打听一下老三那边有啥消息,咱走一步说一步吧。”

 5

 刘华强开车出来后,他给昨晚救出来的那个人拨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之后才接通,

 “你找谁?”刘华强从电话传出来的声音上判断,对方应该是在自由市场,他听到电话里声音嘈杂,有小商小贩叫卖的声音。

 “你这么快就把我忘啦?”

 对方显然已经知道是谁了:“我想见你,你在哪儿?”

 “还是我去见你吧,你说你在哪儿吧?”刘华强现在需要个帮手,他认为昨晚那个人一定和自己一样对三马虎有着刻骨的仇恨,对方告诉了刘华强自己的位置。刘华强开车驶到市公安局门口的辅路上。刘华强在民生银行的门口看见了自己要找的人,他一招手,对方迅速上了他的车。

 刘华强向“汇景新城”驶去,那里有刘华强临时刚租的一套房子。那个人在车上向刘华强讲述了自己遭三马虎陷害的经过,刘华强没想到这个叫“魏涛”的人原来还是个警察。他也对魏涛讲述了自己妹妹因不起保护费被三马虎手下轮的事情。刘华强和魏涛在他租的房子里一边吃“康师傅”一边聊着。

 刘华强说:“你这段时间就先住这儿吧,这个房子最大的特<密捕首富>
上章 密捕首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