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捕首富 下章
第五章 五千万诈骗案
他沿着马路向“顺峰”的方向慢慢地走着,他看见三马虎的车来了。三马虎刚下车还没站稳,刘华强取出来对准三马虎左腿膝盖骨“砰——”就是一,三马虎一下子就单腿跪在了马路上。刘华强第二对准三马虎右腿膝盖骨“砰——”又是一,这下三马虎整个人一下摔得趴在了马路上了。

 黑社会是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的必然产物,也是社会矛盾冲突的表现形式之一。只有在加强打击有组织犯罪的同时,高效务实地建立社会各阶层和谐生存的环境,黑社会才能够逐渐消亡。

 ——唐朝

 1

 有一天,三马虎让刘华强立刻到他别墅,刘华强以为三马虎和往常一样问股票的事,就直接去了。等他见到三马虎后,三马虎说:“强子,三哥平时对你咋样?”

 “不错啊!”刘华强不知道三马虎问这话的意思。

 三马虎着脸说:“那就好,一会儿我让你见个人。”不一会儿三马虎看了一下手机短信,三马虎往阳台走去,刘华强也跟着走了过去。院里开进来一辆警车,刘华强见三马虎的几个保镖向警车走去。紧接着刘华强看见魏涛被两个警察从车上推了下来,三马虎的几个保镖上去对准魏涛就是一顿打。

 三马虎喊了一声:“带到地下室去!”

 等刘华强和三马虎在地下室再看见魏涛的时候,魏涛和一个女的被绑在一个柱子上。三马虎转身问刘华强:“强子,认识这个人不?”

 就在刘华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保镖过去把地下室的大铁门锁了。

 刘华强说:“认识!”

 三马虎怪笑了一声说:“好样的!我喜欢说实话的兄弟!”

 三马虎紧走了几步,几乎要和刘华强的鼻子贴上了:“咋认识的?”

 刘华强说:“三哥,不说这事儿行吗?”

 “不行!”

 这时刘华强往后退了一步说:“去年我在‘金色年华’找了妹子想,没想到被这个小子带着北街派出所治安中队的人把我给抓了,没辙,我就认罚了3000块钱。今年我听说这小子被公安辞退了,我就让他跟我了,这不也为办事方便啥的!”

 一个保镖走过来递给三马虎几张纸,三马虎仔细看了看,脸色和缓了很多:“三哥被打的那天晚上这小子被手救走的,现在这个小子跟二哥了,你说我该怎么想?”

 刘华强带着气说:“三哥,他跟我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三哥!不会是三哥认为我为给他出头打的三哥吧?”三马虎听刘华强这么一说,觉得似乎这个理由也不成立。

 刘华强又说:“三哥的200万在我手里炒成了350多万,我强子要是有二心,提出钱早跑了!”三马虎说:“这个小子在刑警队里和你代的一样,要不是这样,我今天连你一块儿收拾!”

 刘华强走到魏涛面前说:“三哥,既然这小子跟我了,我也在给二哥和三哥办事,他也算是咱的人。过去的事我看就算了,能不能三哥给强子个面子,让我把他带回去慢慢调教,也好让他今后给三哥办事。”

 三马虎说:“强子,既然他把你三哥的女人睡了,我就必须废了他,要不我还怎么在香江混啊!”刘华强知道三马虎既然这么说了,人今天是肯定要不出来了,于是说:“那三哥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三马虎着脸说:“那个女的三哥我也玩腻了,让兄弟们也玩一玩,然后就放她回去。这个小子我得继续审问,看他和手有没有什么关系。”

 刘华强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等到晚上再想办法救魏涛。

 刘华强离开三马虎的别墅后直接到二地主公司在郊外的一个秘密仓库,他在这儿藏着和车,迅速换好了打三马虎那天的衣服。他知道三马虎今晚要在“顺峰”请省城一位重要的客人,他决定今晚再次伏击三马虎,然后救出魏涛和那个女的。

 刘华强先开车来到“顺峰”对面的“乡土居”二楼,他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一个小份儿的牛焖面。他一边吃一边掐算着时间,他估计三马虎可能要来了,他拨了三马虎的电话:“三哥,今晚有个证券公司的老总要过来,要不一起吃个饭,你出面有面子啊!”“强子啊,今晚不行,三哥已经和人家约好了。这马上就要到饭店了,再推恐怕不合适,改天吧。”

 刘华强结账后迅速把车停在离“乡土居”十多米远东达假酒店路边,他把放在一个网球包里,戴上帽子和墨镜。他沿着马路向“顺峰”的方向慢慢地走着,他看见三马虎的车来了。三马虎刚下车还没站稳,刘华强取出来对准三马虎左腿膝盖骨“砰——”就是一,三马虎一下子就单腿跪在了马路上。刘华强第二对准三马虎右腿膝盖骨“砰——”又是一,这下三马虎整个人一下摔得趴在了马路上了。

 大家看见了吧,刚才还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三马虎瞬间就倒下了!

 三马虎的一个保镖听到响刚从车里出来,刘华强对准这个保镖的左腿膝盖骨“砰——”也是一,这下保镖也单腿跪在了马路上了。这时正是上下班的时间,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特别多,大家听到响后惊得跑。

 刘华强趁上了车。这次三马虎被打前后还不到50秒,还没反应过来,刘华强就驾车一溜烟地向新华街的方向驶去。刘华强之所以这次打的都是膝盖骨,是因为人没了膝盖骨就站不起来了,只能是终身残疾。

 刘华强这么做首先是不想让三马虎再四处祸害人,另外他预计,三马虎这时肯定在给别墅里的保镖打电话让他们往这儿赶,他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去救魏涛他们。

 刘华强边开车边拨打三马虎的电话,他一听三马虎的手机占线,预计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加速开着车。

 刘华强把车停在三马虎家小区后面的“家乐福”停车场。他知道那个停车场已经承包给了个人了,没有安装监控录像。他知道在三马虎家的小区侧面有个便门,那是为了方便小区居民去“家乐福”购物新开的,那个门物业没有安排保安。他从那个门直接绕到三马虎家后面,他四处看了看,见没人后,他直接翻墙进去。

 他用身份证竖着把门锁挑开,地下室的门从外面锁着,他透过门的隙看见魏涛他们还被绑着。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工具把门撬开,魏涛一看刘华强进来很高兴,刘华强把他们从小区侧门领到“家乐福”停车场,他们上车后迅速朝库房方向奔驰。

 刘华强把一个包儿递给魏涛说:“你们马上下去打个车,两个小时后就能赶到长安。记住了,在长安长途汽车站坐大巴到沧州,然后找一个叫李志宏的人。你提我,他会安排好你们的,李志宏的电话在包儿里的纸条上。”魏涛他们随后下车离去。

 刘华强估计此时“120”可能正在把三马虎从案发现场送往医院。为了不引起三马虎后的怀疑,他必须要尽快和三马虎的人会合,这样自己才可能不被怀疑和说得清楚。

 刘华强再次拨打三马虎的电话,响了六七声后电话通了“三哥啊,你今晚最好能过来一下,我好…”“强子,我是‘男爵’,三哥被人打了!”

 刘华强在电话里着急地问:“啥时候打的,严重不?你们在哪儿?我马上赶过去!”“腿上被打了两,我们正在去人民医院的路上!”

 刘华强听“男爵”这口气,知道三马虎伤得不轻,他说:“我马上就过去!”

 刘华强在库房从容地换好衣服,他开着“雅阁”迅速赶往医院。他判断,此时三马虎正在手术室做手术“男爵”他们在楼道干着急。等刘华强赶到急诊手术室门口后“男爵”他们跑过来说:“听医生说三哥的腿这次够呛,你说咱该咋办?”

 刘华强带着埋怨说:“咋搞的,你们这么多人也保护不了三哥?”

 “男爵”说:“当时我们几个在地下室看着那俩货了,就阿昌一个人跟三哥去的。结果一下车让人家一二三就给全‘买单’了!听阿昌说看那架势好像职业杀手!”

 刘华强说:“咱们几个先在这儿等等,等三哥出来问问情况再说吧。”

 2

 这次三马虎又回到了1608特护病房。三马虎醒来后见刘华强、“男爵”他们都在身边,他问道:“大夫说我的腿咋样了?”屋子里的人都低下头,这个时候大家很清楚,谁说话谁倒霉。

 三马虎又问了一遍:“我的腿到底咋啦?”

 还是没人说话,三马虎可能已经预感到自己今后将再也无法站起来了,他疯了似的对“男爵”说:“‘男爵’!你说!”

 “男爵”无奈地抬起头说:“大夫说够呛!”

 三马虎说啥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他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绝望地放声大哭,那哭声很凄惨…

 在三马虎被打的第二天,整个香江市都在传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二地主当时在长安正和他的老乡——长安市首富李光裕商量着一件重要的事情,二地主根本没有想到三马虎会有这么个下场。他也没有想到三马虎因此把怨气都撒在了他的头上,他更没有想到他因此也失去了性命。

 粤海省公安厅和香江市公安局调精锐警力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迅速排查了所有可疑人员,最后专案组监控了魏涛女友家的电话,魏涛女友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就是这个电话让专案组确认了他们藏身的地方。

 刘新生、曲成刚亲自赶赴沧州抓回了魏涛他们。专案组通过监控魏涛手机确定了刘华强就是手,通过对刘华强手机的定位,专案组抓住了刘华强。

 三马虎得知真相后,让刘新生把刘华强带到自己别墅的地下室。“男爵”他们狠狠地毒打了刘华强一顿,如果不是刘新生怕出事儿,很有可能刘华强的膝盖骨也会被打断。

 3

 杜海鹰听完刘华强的叙述之后,一边惋惜一边觉得这个手和王振忠的死无关。他决定明天应该把刘新生的事儿和李局彻底沟通一下。

 当晚杜海鹰没有回家,就在办公室的沙发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杜海鹰直接来到局长办公室,李如林正在接电话:“…您放心,我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啥时候都会和组织保持统一认识的,这一点您就放心吧!有时间我去看您啊!”杜海鹰等李如林接完电话之后,过去把审讯刘华强的录像放给李如林看,待李如林看完后,杜海鹰说:“李局,您看刘新生的事儿咋处理?”

 李如林笑了笑说:“海鹰啊,你刚才也听见了,组织上认为对刑侦干部的错误要正确对待,不管怎么说,刘新生的工作还是认真的嘛。至于他把刘华强交给三马虎的手下,这确实是违反纪律,这个必须要严肃批评。但是,话又说回来,三马虎现在是人大代表,在残疾了之后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儿也在情理之中,你是支队长,对副职还是要宽容一些,你说呢,要不就不好开展工作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事儿啦,还是说说你下一步的打算吧!”

 杜海鹰无奈地摇摇头说:“我们今天准备传唤秦子墨和谭永君!”

 “很好,你们就这么办,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全力以赴支持你的。但是,海鹰,有时我也有我的难处,有时我这个局长不得不和稀泥,我希望你也能够理解和支持我,不要把我这个老头子也归到腐败分子的行列当中啊!”杜海鹰听李如林这么一说,立刻起身敬礼:“李局,请您放心,我理解您的意思了!”

 秦子墨被谢庆国、方仁华带到了杜海鹰的办公室。

 杜海鹰说:“不管咋说,王局当过咱香江公安局的副局长,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们也很痛心,我们的压力也很大,所以我们希望今天你能够把掌握的情况都告诉我们,这样也便于抓住真正的凶手!”

 秦子墨哭着说:“你们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说!”

 谢庆国问道:“你知道你前夫谭永君现在在哪儿吗?”

 秦子墨抬起头噤住哭声说:“你们怀疑是他杀了王振忠?咳!他哪有那胆子啊!我听采妮说,她爸让深圳的警察给抓了,这次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谢庆国惊讶地说:“啥时候被抓的,因为什么?”

 秦子墨又哭了起来,好半天才说:“5月6号被抓的,是因为贩卖毒品,人家说咱香江的毒品都是从他这儿的,这个挨天杀的,可把我给坑苦了。”谢庆国追问道:“他怎么把你给坑苦了?”

 秦子墨一边哭一边说:“上次你们问我我没说实话,谭永君前年找过我,他说我跟了王振忠之后对他打击大,他想做点生意重新开始,他觉得自从我跟了王振忠之后,大家在香江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不能让王振忠看扁了,他想问我借点钱做生意;自我跟了王振忠之后我总感觉对不起他,于是我就背着王振忠把王振忠交给我的钱借给了他,没想到他是去贩毒啊…”4

 谢庆国看了看杜海鹰,双方感觉不可能是谭永君,于是杜海鹰问道:“那你认为谁杀王振忠的可能最大呢?”

 秦子墨这回突然停止了哭声,大声说道:“应该是他——”

 秦子墨开始回忆——

 王振忠和李光裕、李光富都是香江市的老乡,王振忠在担任香江刑侦支队支队长的时候认识的李光裕。当时李光裕去长安上大学,王振忠当时已经是香江市著名的警界精英了。当去长安进修的王振忠听说李光裕学的也是法律专业之后,共同的兴趣、爱好让这两个香江人在异地变得格外亲热。

 他们在随后的日子里成了无话不谈的铁哥们,当时李光裕家境非常贫寒,大学的日子过得十分艰苦。由于王振忠是带薪进修,日子相对阔绰一些,当时李光裕把王振忠当成二哥,王振忠也非常有二哥的风范,除了有时接济一下李光裕之外,经常在节假的时候请李光裕撮一顿。可是,自从李光裕大学毕业之后,他们俩的关系随之变得越来越微妙。

 李光裕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著名的商业银行,给一个副行长当秘书。由于李光裕对金融和股票非常感兴趣,再加上他平时对相关书籍的阅读,很快就在股票方面体现出超人的才干。李光裕在一次定向销售过程中,除了为单位赚取了丰厚的利润以外,自己也暗中赚了大约600万左右,这600万在当时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王振忠当时也通过关系帮助李光裕推销出不少股票。不久,由于李光裕单位发现了他的特殊业务之后就对他开始审查,通过一番补救措施,最后以李光裕自动离职宣告事情的结束。

 在离了计划体制束缚的李光裕感到自己应该有更大的作为,于是他在长安市成立了长安市围美实业有限公司。公司当时除了在农业贸易领域投资以外,主要的核心收入还是靠李光裕在股票市场的拼杀获得的。当时由于股票市场行情非常好,只要有大笔的资金进入就能收获丰厚的回报。

 这个阶段的李光裕四处寻找资金。李光裕在银行担任秘书期间结识了家乡最大的企业“香石化”的负责人。李光裕想让这位负责人帮助自己解决一些资金,当时“香石化”正在加大技术改造,账上资金根本无法拆借。

 不久李光裕的堂弟李光道想了个办法:李光道当时在香江一家国有银行的支行担任信贷员,他认为,只要伪造一张“香石化”五千万的大额国库券存单,再由“香石化”以存单抵押给他所在的支行,然后由支行将钱贷给李光裕能够控制的一家本地香江的企业,在这家企业收到贷款后,再将贷款转到李光裕北京的账户上供李光裕在股市上使用。

 李光裕当时心里非常清楚,按照《刑法》这就是贷款诈骗罪。但是,李光裕在“富贵险中求”的价值观驱使下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李光裕把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和“香石化”的那位负责人说了之后,起初那位负责人坚决不同意,最后,在李光裕许诺的利益惑下,同意按照李光裕的办法配合。首先由李光道出面和主管信贷的主任提出这件事,主任听说有“香石化”的国库券存单抵押就答应了,李光道领着主任来到“香石化”那位负责人的办公室,由“香石化”那位负责人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保险柜里将国库券存单取出交给主任。

 本来这件事儿就要按照李光裕计划的那样成功了,由于主任认为五千万实在不是个小数目,于是就通过总行查询了那张国库券存单。在确认了那张国库券存单是假的之后,主任吓出了一身冷汗。主任当时并没有报案,只是通知“香石化”的那位负责人和李光裕来自己办公室处理这件事。

 李光裕和“香石化”的那位负责人得知事情败了之后,心里非常害怕,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只要银行报案,他们最少也要在监狱中度过十五年以上,甚至被毙。李光裕这时只好向在香江市公安局担任刑侦支队支队长的王振忠求救。

 王振忠当时考虑到他们只是要用这笔款炒股,并不是单纯的诈骗,再加上王振忠不希望自己的铁哥们李光裕在监狱中度过人生最好的时光,所以就由王振忠为这个事儿专门找到主任反复做了工作。主任考虑到诈骗没有形成事实,再加上王振忠毕竟是刑侦支队支队长,今后银行的好多事还需要公安局帮助,所以就答应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李光裕当时对王振忠是无比的感激,并许诺后一定重谢王振忠,王振忠当时哈哈一笑说:“光裕,快别这么说,谁让咱们是兄弟呢!只要你今后好好做人,踏踏实实把事业干好,我这当哥哥的也就知足了;我哥哥王国忠也在做生意,不过做得不行,如果你方便的话,后你帮我多照应一下。”李光裕连忙表示:“没问题,如果他乐意的话,你就让他到我公司跟我干,我肯定亏不了他。”

 “那可太好了!我回去问问他。光裕,那我先替他谢啦!”

 “咱俩什么关系,你还这么客气!”

 这件事儿就这么慢慢地过去了。李光裕随后在股市上缩小了资金量,并帮着王振忠和“香石化”的负责人也赚了一些钱。“香石化”的负责人对李光裕在股票市场的才干非常欣赏。双方希望今后在条件具备的时候进行深入的合作。

 不久“香石化”当时获得了国家对其三期改造项目的批准,当时这笔资金共15亿元左右,由于不需要短期内使用这么些资金,双方就商定由李光裕控制的一家投资顾问公司以投资理财的名义和“香石化”签订了一份委托投资理财的合同书,然后“香石化”将10亿2千多万元打到李光裕控制的投资顾问公司账户上,李光裕用这笔钱为本金,在股票市场上充分发挥了他惊人的才华。

 李光裕的财富就是在那个时候快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李光裕在获得了巨额财富之后,对社会公益事业进行了超常规的捐助,这些行为让李光裕得到了主社会的认同和赞赏。李光裕当时已经在长安市成立了围美集团公司,集团旗下除了在股票、期货领域全面出击以外,还大举收购了长安市郊区的一批国企进行股份制改造,李光裕期待这些公司后能够通过在股市IPO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投资回报。

 5

 王振忠让他哥哥王国忠去了李光裕的长安市围美实业有限公司后,王国忠和李光裕的关系相处得非常不错。起初李光裕很信任王国忠,可是由于王国忠的文化程度低,和公司的大学生们说不到一块儿,李光裕就让他去深圳的公司锻炼锻炼。当时王国忠在公司担任营销部主管。

 有一天王国忠接到深圳南方围美的总经理阿辉的电话:“李总让你马上回长安一趟,有急事要你去办!”

 “啥事啊,李总咋不直接告我呢?你们订好票直接给我送过来吧!”王国忠收拾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就走了。当时大家说啥也没有想到,王国忠和王振忠的人生轨迹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王国忠在飞机上也在琢磨着,当他走出机场后,李光裕的二哥李光富开车来接的他。

 “我在国内5号出口等你,要是没有行李我就不进里头去了啊!”李光富和王国忠也很,在长安一起工作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喝酒、打麻将。

 王国忠上车后端详了李光富一会儿,十分懊悔地说:“哎!儿行千里爹担忧,爹行千里儿不愁!这孩子我算是白拉扯了,爹走了这么长时间连个安也不给爹请啊!”李光富一听王国忠在讨自己便宜,气得直接把手伸到王国忠的嘴下面,王国忠不知道啥意思,问道:“这是干啥呢?”

 李光富非常认真地说:“我等你往外吐个象牙呢!”

 王国忠一下恍然大悟,说着把手也伸到李光富嘴下面说:“我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吐出来一个象牙我看看?”

 双方一路说说笑笑到了地方。

 李光富把车停在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东方数码大厦。

 王国忠下车后看着大厦想起当初李光裕就从这里起的家,当时自己和李光裕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那时李光裕也没什么架子。他的办公室当时谁都可以推门进去,李光裕也经常在没事儿的时候在他办公室召集人玩儿麻将。王国忠越往里走心里越不是滋味,他感觉现在李光裕很陌生,和自己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自己也摸不透他是怎么看自己的。

 王国忠和李光富来到1021房间,王国忠对这个房间太熟悉了,这个房间就是李光裕起家的第一个办公室,就是那个曾经带给自己无数希望和梦想的地方。不过现在,王国忠自己也说不清楚今晚在这个房间将带给自己的是什么。

 这个房间是个里外的套间,屋里的陈设还和当年一样,李光裕也坐在当年他接待客人时常坐的那个沙发上。王国忠此时感觉这个屋子很压抑,压抑得快让自己不过气了,东西和人的模样虽然都没改变,但是,人的财富变了之后,人的心也就变了,尤其是上下级关系。

 李光裕和王国忠礼节地寒暄着,王国忠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捕捉到李光裕今晚的意图。但是,王国忠现在已经无法从这位昔日的兄弟眼睛里寻找到什么了。

 就在王国忠忐忑不安的时候,李光裕话锋一转说道:“国忠,你是体会不到,咱们现在生意做大了,风险也越来越大了,很可能谈笑间就赔挣一两个亿啊。”王国忠没说话,他还没有听出这话的实质含义。

 就在这时,李光富突然说道:“现在买一支需要多少钱?”王国忠也没有明白李光富说这话的意思,此时李光裕、李光富都看着王国忠,王国忠感觉对于他来说,是很陌生的元素和话题,他不知道李光富突然问多少钱一支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究竟买要干什么。

 王国忠观察着李光裕、李光富的表情,若有所思地说道:“大概得六七万吧!”此时王国忠迫切想知道下面的谈话走向究竟是什么。

 屋子里面谁也没说话,静得有些可怕。李光裕目光有些愤怒,他慢慢地把目光移向王国忠,他盯着王国忠的眼睛说:“咱们在郑州期货市场遇着个对手,这个人叫熊晓弟。这个小子私下买通易所的人隐藏了几个席位,使咱们的高粱期货损失很大!这个小子来过长安,当时住在国航大酒店,想约我见面,我没搭理他,本来这次咱们玩儿定他了,没想到这小子来了这么一手,让咱们损失了近一个多亿!这次让你回来就是让你给二地主带点银子过去,让二地主派人教训教训他,只要这小子二十天不去期货市场,咱们就能顺利解套。”

 王国忠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李光裕,他还是不理解李光裕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这件事,为什么要让自己把钱带给二地主,钱完全可以从银行直接汇过去呀!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李光裕怕从银行汇款给警方留下后追查的证据。

 当天晚上王国忠整晚都在琢磨这件事,他想知道李光裕还让自己干什么,自己究竟该不该干?究竟该怎么干。

 第二天一早,王国忠在东方数码大厦的自助餐厅吃完早点就回到房间。大概在10点半左右,李光富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棕色的耐克运动包,李光富把包儿递给王国忠说:“这里面有20万,你回去后交给二地主!”

 王国忠拍了拍包说:“回香江我直接把钱给二地主就行了呗?”

 李光富说:“嗯,光裕已经和二地主通过电话了,你和他一起去趟郑州,现在还胜负未定呢。到郑州后立刻买个当地充值的手机卡,用新号码和光裕随时保持联系,记住了,办完事后,立刻把手机卡销毁。”

 王国忠当时心里既好笑又觉得悲哀。好笑的是,就李光富这种生瓜蛋子也配给自己布置任务,还人模狗样的告诉自己怎么处理证据,如果在过去,他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王国忠感到悲哀的是,这就是自己弟弟的铁哥们叫自己回来要办的事儿,李光裕现在是越来越会用人啦,他这是让自己帮他干犯法的事,然后再让自己当公安局副局长的弟弟帮他摆平啊。

 6

 王国忠回到香江后和二地主通了个话,二地主让他直接来公司。

 王国忠打了个车,直接来到二地主的公司。二地主的公司也在一个唬人的写字楼里,这是王国忠第一次来二地主的公司,令王国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二地主的公司规模虽说无法和李光裕的公司相提并论,但是,在香江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先生!先生!你不能进去,你和我们老总预约了吗?”王国忠刚进去就被前台小姐给拦住了。

 王国忠想起过去在弟弟办公室见到二地主的场景:二地主蹲在振忠办公室的地上,因为是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所以只能是蹲着相对舒服点儿;二地主看见振忠和自己进去之后,标准的李莲英式微笑,不停地说:“王支队,您就再给我个机会吧,您就当我是您的个,您憋着怪难受的,不如就把我放了吧!”

 王国忠四处打量了打量,假装非常虔诚地用标准的天津方言说道:“哎呀我说姐姐,你可千万别笑话咱,第一次出门儿,不懂的规矩,您老就给老总说,说当年他好心救了个要饭的叫花子,如今这叫花子赚了点儿钱,想感谢感谢大恩人,不知赏我这个面子吗?”

 前台小姐听王国忠这么一说,立刻微笑着说:“你这人还知道知恩图报啊!坐这儿等一等,我这就和老总说。”

 二地主在电话里听前台小姐这么一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让小姐把这人带进来。王国忠随着前台小姐走进二地主的办公室后,依旧用天津方言对二地主说:“哎呀妈呀,您老现在可阔了,不知您老还能记得我吗?”

 二地主心里清楚,王国忠这是仰仗着自己当公安局长的弟弟在寒碜自己,二地主虽然心里不高兴,可是当着前台小姐的面儿也不好发作,只好硬着头皮说:“您快请坐!您是我的大恩人,要是没有您,哪能有我的今天啊!”王国忠将钱交给二地主后,双方约定了去郑州的时间。

 王国忠和二地主到达郑州后,按照约定买了一个本地的充值手机卡。李光裕通过手机短信通知王国忠迅速摸清熊晓弟的体貌特征和行动规律。

 王国忠清楚熊晓弟的体貌特征和行动规律之后告诉了二地主,过了几天二地主对王国忠说:“事情办完了,咱们回去吧。”王国忠始终也没有见到给二地主办事的究竟是谁,究竟有几个。不过王国忠心里已经非常清楚李光裕的用意了,他就是想让自己作为一个中间的安全层,暗中来传递他的这些指令,以防不出事,好保住他自己的安全。

 这件事办完后,李光裕把王国忠从深圳调回长安。王国忠觉得通过这件事儿,李光裕应该重用自己,毕竟自己帮他办成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儿。当王国忠得知自己被安排在长安郊区的电子厂担任副总经理后,非常不满意,他不清楚李光裕为什么这么对自己。

 王国忠感觉自己在李光裕的公司就这么继续待下去也没有什么价值,于是就向李光裕提出自己准备回香江单干,李光裕认为这样也好,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正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王国忠提出向李光裕借一笔启动资金,李光裕认为王国忠也为自己出过不少力,理应当资助一下王国忠。本来这件事很有可能就这么圆地解决了,但是,双方在借款数量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闹到最后,王国忠一气之下赌气回到香江。

 王国忠回到香江后和弟弟王振忠把李光裕让自己干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这下可把王振忠气坏了,他指着哥哥破口大骂:“我怎么能有你这么混账的哥哥呢?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他要是让你杀我,你也杀?”

 “你不是说他是你铁哥们吗?再说我和他关系也不错,我原来是希望通过这件事彻底和他搞好关系,可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么个结局!”

 “没想到!没想到!既然没想到,事前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你是公安局副局长,这事能和你商量吗?”

 “你傻呀你!我是公安局副局长,但是我也是你亲弟弟!怎么就不能和我商量?这下被人家给玩儿了,你倒和我商量了,你说我说你什么好呢?”

 “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就说该怎么办吧?”

 “怎么办?怎么办?唉!这样,你先待在香江好好冷静冷静,看看李光裕有什么动作。如果他让你回去,你也别和他赌气,你就回去。不过这次你要记住了,他要是还让你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你坚决不干!听清楚没有?”

 “他要是不搭理我怎么办?”

 “没事,有我呢!咱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王国忠觉得弟弟说得有道理,他就先在香江的家里休息。每天在家里和朋友玩玩麻将。可是日子稍微一长,他心里别提多别扭了。一是李光裕那边根本没有让自己回去的意思,二是眼看着像三马虎这样的地痞氓都成天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参政议政,二地主这样的混混也整天以企业家的身份自居,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决心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于是,王国忠还是想到了李光裕,他再次来到长安,他希望李光裕能够看在多年兄弟的情分上帮助一下自己。此时的李光裕感觉自己已经成了社会名,今后也不需要像王国忠之类的人在自己的生活和际圈子里出现,于是一直采取相对婉转和推辞的办法应付王国忠。

 王国忠从本地新闻报道中得知,当年和自己在郑州的时候,二地主的两个手当时就潜伏在郑州。在得到王国忠摸清的熊晓弟体貌特征和行动规律之后决定采取行动。就在熊晓弟有一天再次来到经常出入的一家酒店用餐的时候,两个手对准汽车里熊晓弟开击,由于当时是在晚上,再加上击距离和击角度的因素,当时熊晓弟奔驰600的玻璃被打了个,熊晓弟本人的胳膊也中了一

 当时这个案件在香江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由于两个手当时只听命于二地主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打熊晓弟,更不知道幕后的秘密,因此起诉书中并没有涉及李光裕和自己等人。
上章 密捕首富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