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跷家人凄 下章
公公来访 官颖
这本书里提到婆婆不喜欢媳妇的情节,不过我自己跟婆婆相处的时间很短,我婆婆是个慈蔼和善的老人家,老家在中部,是个传统的家庭主妇,我生了小辟儿后,她专程来帮我坐月子,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每天都在厨房里炒菜,油烟机转个不停,一天要煮个四到五餐,非得把我喂得的才能安心。

 这就是老人家可爱的地方,她当时的年纪也很大了,我坐月子期间,心里是很感谢婆婆的照顾,但我其实吃的不多,真是不好意思,原谅我啦,婆婆~

 在小辟儿约三、四岁左右,我婆婆就离世了。现在我公公已经八十多岁了,偶尔会到南部小住几天。

 因为我老公的姐姐也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所以公公只要到南部几乎都会两边跑,白天我要写稿,无法陪他,下午公公会到女儿家找朋友聚会,把酒言,晚上才回儿子家睡觉。

 所以一到中午,我这个做媳妇的总要尽责,展现一下厨艺。

 我公公平常木讷沉默,可一旦喝了酒就会变得很“厚话”把平常不讲的话全吐出来,而且内容包罗万象、五花八门,不过,他讲很多,我却听不懂,明明我也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

 他个性也很随和,完全没有架子,很尊重我们后辈,也很疼爱子孙,吃东西也不太挑,是个很好相处的长辈,数年前,我还不太会做菜,依照惯例,在中午准备了几道简单的菜,但他对一道菜有了意见——

 “这道蒜香炒虾,汤汁要收干一点。”

 “喔,好。”难得公公给予明确指示,做媳妇的一定要铭记在心。

 过了几天,公公又吃了我烹煮的午餐,当时他没对我说,只是透过我老公转达——

 “这道青椒炒丝,青椒里的籽要挖掉。”官公指着盘子里有着白色点点的籽对我说。

 “啊~吃青椒一定要挖籽吗?”我感到诧异。

 “当然。”官公一副这还需要说的表情。

 我想了下,印象中我妈煮的青椒好像…真的没看过有带籽的。“好像是耶…”

 呵呵~公公一定觉得我这个媳妇厨艺不及格,他儿子超可怜吧!

 现在想起来,自己真的超级猪头!我洗洗切切就全部丢进锅里炒了,儿没想到籽不能吃。公公住在我家,等于也教了我不少烹饪该注意的事。

 讲到吃,我想到了今年买了一只帝王蟹来品尝,因为第一次试吃,新手上路,感觉很兴奋,却不知该如何下手。

 依照网路指示,从冷冻库拿出来时得小心拿,因为它全身长刺,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己的手。

 接下来煮一锅热水,关火,再把它放进去泡个温泉澡,十分钟,时间到,把它捞起来。

 唯一的工具就是剪刀,一手拿剪刀,一手要把蟹给掰出来,而且还要闪躲刺的威胁,可真是耗费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把蟹给挖出来…

 我和妈妈扒了大约半小时,才一些些,一盘都没装,当外甥一家子来时,一群总共八、九个人,几乎以秒杀的速度一下就把它给嗑光了。

 蟹很甜,但人太多根本不够吃。

 苞我一起合买的朋友也说好辛苦,明年节不买了。我想,除非有人要给我吃,我才会买,呵呵~

 看到了吧小辟儿,快叫你老爸看看这篇序啦!
上章 跷家人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