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跷家人凄 下章
第十三章
最重要的是,她的公司需要姚家的资金才能持续壮大,因此只有思嘉才是为翰最得力的贤内助。

 “快中午了,你留下来用完餐再走吧。”

 “好。”姚思嘉点头。

 中午,金佩铃和姚思嘉已经开始用餐,而卓为翰也突然回家。

 “为翰,你怎么回来了?”金佩铃惊讶的望着儿子。

 “我有文件放在家里忘了拿。”他说着,黑眸透过玻璃窗看到工人在铺草皮,他的子也站在那儿,灿灿的太阳已经接近她的头顶,使他两眉紧皱。

 “为翰哥,一起用餐好吗?”姚思嘉笑着说。

 “对呀,用餐后,你就顺便载思嘉回公司吧!”金佩铃想帮他们制造机会。

 “妈,你怎么可以让舞翩在太阳底下工作?!”卓为翰置若罔闻,反而生气的大吼。两个女人同时吓了一跳!

 “我…只是…”金佩铃突然语,不知该怎么圆谎才好。

 不等她说完,卓为翰已经走了出去。

 “陶偶就放在左边的位置好了,好,还有微笑的南瓜放在这里,再退后一点,嗯…好。”叶舞翩身着长袖,专注的沉思陶偶应该放在哪个位置才好,没注意到太阳已经晒到她了,她额际还沁出细汗。

 下一秒,她感觉头顶上的光不见了,下意识抬眸,看见顶上出现一把伞,而为她挡光的人竟是卓为翰!

 “你忘了自己不能晒太阳吗?”他黑眸含怒。

 “没忘,只是一忙就没注意到太阳了。”

 “快进屋里去。”他心疼的搂着她,就怕她对光感,病情会更加重。

 一进屋里,卓为翰就往餐厅走去。“妈,以后庭园的工作请交给管家处理,舞翩不能做这份工作。”

 金佩铃睨了叶舞翩一眼。难道是她讲出去的?“我把她当家人,派一点工作给她不对吗?”

 “妈,你明知那会要她的命!”他指出终点。

 “她又没说…谁会知道啊。”金佩铃心虚,眼神闪烁。

 “妈如果再这样,我一定会搬出去的!”

 “你在威胁我吗?”金佩铃眼睛瞪大,口涌上一阵委屈,不高兴的吼着。“你根本只在乎你老婆的死活,不在乎我这个妈妈的想法…”她眼眶突然发红了。

 “阿姨,你别生气。”姚思嘉上前抚着她的口,劝道。

 “我辛辛苦苦把你养那么大,给你吃好穿好,用最好的师资教育你、栽培你,你却只想到老婆。”金佩铃越想越不甘,眼泪滚了出来。

 “妈,如果你对舞翩没有偏见,我也不会…”卓为翰语气放软。

 “为翰,不要再说了。”叶舞翩说着,请求婆婆原谅。“妈,对不起,一切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金佩铃鼻子,瞪着叶舞翩,气她就是分化他们母子感情的侩子手。

 “既然舞翩都已经道歉了,金阿姨就原谅她吧。”姚思嘉缓颊后,觉得卓家火药味太重,此地不宜久留。“那我也该走了。”

 “为翰,你送思嘉一程吧,她也要回公司。”金佩铃说着。

 “去吧,”叶舞翩催着他。“我没关系。”

 卓为翰不希望老婆夹在中间会为难,这才同意和姚思嘉一起离开。

 晚上,卓为翰上了,抱着老婆亲吻着她的颈项,享受夫的甜蜜,叶舞翩却回头对他说:“你答应过我不跟妈生气的,还这样动怒。”

 “我看她们俩在室内吹冷气吃午餐,你却在庭园顶着大太阳工作,我心里气不过。”

 “别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越是护着我,妈只会越讨厌我,我们应该想法子让她接受我。”她劝着他。

 卓为翰思索了下,才说:“好,我会注意。”

 他知道母亲是故意让舞翩晒太阳,若是舞翩凡事都听母亲的,那将会对生命造成威胁,所以在母亲接受她之前,他得先想办法预防她发生危险。“答应我,不要在太阳底下工作,家里有佣人,可以给佣人分担,绝不可以太操劳,如果妈要你做,你就交给佣人就是了。”

 “我知道。”

 “我找了一个可以信任的女医生,她明天会过来看看你,她是沈世言介绍的专任医师,对于红斑狼疮很有研究,你如果有任何不舒服,随时可以请教她,她一定会帮你。”他聘请了一位女医生随时供她咨询,希望能让她的病控制到无症状的状态。

 “谢谢你。”

 “医生说许多红斑狼疮的病人症状好了仍会发病,也不能随便减药或停药,这种病不好掌控,有医生协助,我才安心。”

 “为翰…”叶舞翩趴在他的怀里,眼眶微红。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担心的问着。

 “没有,我想起了我的病友里有人患了红斑狼疮,订婚的被退婚,有的配偶守在病榻旁,受不了而提出离婚,而你…不但没有跑,还把我接回家,下定决心要帮我打败病魔。”

 “说什么傻话,你是我老婆,我最珍爱的女人,我不疼你,谁疼你。”卓为翰她的颊,拍了拍她的背,眼中竟是宠溺。

 叶舞翩被他的积极和关心所撼动,虽然红斑狼疮依然顽固的滞留在她身上,但她却多了丈夫的疼宠,这令她感到幸福。

 “以后要定时追踪检查,只要稍觉身体不适或有任何变化一定要告诉一声,知道吗?”

 “好。”她点头。

 有了老公的支持与关心,她更有信心对抗病魔了。

 “对了,你刚提的沈世言,是我们大学时那个围棋社社长吗?”

 “是啊,是你介绍他跟我认识的,当时那家伙还想追你。”

 “嗯,我知道他是读电子系的,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可是很上进又积极,以前还跟我同乡,人很好。”

 “几年来我跟他变成了好朋友,因为他投资科技产业,研发手机零件,现在已经是炙手可热的科技公司老板了,许多手机大厂都采用他的零件组,股票上市后,股价翻涨了好几倍。”

 “他真厉害。”她心生钦佩。

 “他一听到你生病后,也积极的在帮我找医生。”

 “他人真好,我也好久没看到他了。”她知道沈世言为人诚恳,也为他的成就开心。

 “改天,我们找他出来聚一聚吧!”

 时序入冬,公司举办年终尾牙。

 卓为翰原想带儿前来同,让公司的人认识她,叶舞翩却因为恩恩还小,她也不适合饮酒而拒绝了。

 叶舞翩没到场,倒是姚思嘉以股东的身份来捧场,除了提供奖品,还陪着卓为翰一起和员工们喝酒聚餐。

 尾牙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姚思嘉喝茫了,走路摇摇晃晃的,卓为翰见状只好扶着她。“小心点。”

 姚思嘉眯眼一笑,趁势倒在他怀里,撒娇的说:“为翰哥,我头好疼,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我也醉了,不能开车。”他也被几个高阶主管灌了不少酒,但他平常酒量不错,意识还算清醒。“不如我帮你叫车。”

 “你就那么怕我,连送我回家都不肯。”姚思嘉口出嘲,眼神却有着恳求。“你对我能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然,不要刻意躲我好吗?”

 “我没有躲你,我只是担心舞翩还没睡,会在家里等我。”他看了看时间,再看看姚思嘉的醉态,想到她一个女孩搭计程车的确也是危险“好吧,我送你一程。”

 卓为翰拦了计程车,先送她回家。

 姚思嘉心中暗喜,为翰哥一直对她有距离感,防着她,她等这个机会好久了。

 “你早点休息。”把她安全送到家后,卓为翰将她安置在沙发上,他才放心准备离开。

 “别走!为翰哥。”姚思嘉突然起身,双手由后环抱住他的,上身紧贴着他的背。

 “思嘉,你这是做什么?”

 “你明知道我的心意。”她大胆的表达情意。“我喜欢你,一直梦想可以成为你的子,可是为什么你眼里只有叶舞翩,却看不见我?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我可以…”

 “住口!”卓为翰低吼,挣脱她的拥抱。“思嘉,你喝醉了。”

 “我没有醉!我一直在等你喜欢上我,我也不在乎你有恩恩,我愿意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他、照顾他,可是为什么你一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就算我拜托我爸爸投资你的事业,仍无法获得一点点你对我的关注!”姚思嘉越说,积在心里的委屈和怨气越从口一拥而上,不哭了出来。

 “思嘉,我知道你支持我,可是事业归事业,爱情归爱情,不能混为一谈。”

 “我都这样低声下气了,你还是不肯接受我吗?”

 “我心里只有舞翩,她是我老婆,我爱她。”

 “如果没有她,你早就娶我了。”姚思嘉埋怨着。

 卓为翰摇头“就算没有她,我们还是不会在一起。”

 “为什么?”她不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所以就算没有舞翩,我也不可能和你结婚。”

 “我对你付出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期盼成为他新娘的梦碎了,姚思嘉不断摇头,拒绝接受这样的结果。

 “思嘉,我从来没有要你为我付出过什么,爱情本来就是两厢情愿,不是单方面为对方付出就一定能获得回应。”

 “金阿姨答应我,只要我爸把资金投入你们的事业,就一定会让我跟你结婚的…现在你找到叶舞翩却这样对我,你们根本是诈骗集团!”姚思嘉瞪着他,难受的宣口的怒意,不平极了。

 卓为翰不敢置信的反问:“所以你当时说伯父想投资我的事业才投入资金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其实是因为我妈私下和你谈了条件吗?”

 姚思嘉愣了下“对。”那是她和金阿姨暗中谈好的易。

 卓为翰眉心聚拢,黑眸闪现愤怒“爱情不是易,不能拿商业利益来做换,我不想当一个棋子,不想伤害你,才会在一开始就坚持要和喜欢的人结婚而拒绝与你联姻,即便舞翩离开,我也足足等了她三年,我以为你会知道我的心意…”

 “不用把话说得那么好听!我不要听!我不想听!”姚思嘉两手捂住耳朵,竭斯底里的哭吼着。

 越是了解他的心意,她就越伤心难过。“你欠我太多了,金阿姨都在说谎…你们这样伤我的心,我绝不原谅你们!”

 卓为翰不发一语,保持沉默。

 他知道姚思嘉的个性固执,以为对他的事业投入庞大资金就能换得爱情,她一直活在自己幻想的童话城堡里。

 然而始作俑者却是他的母亲,给了她承诺,给她编织了一个美梦,现在梦碎了,她才彻底清醒。

 “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下去…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卓为翰沉着脸走了出去,关上门。

 “砰!哐——”

 才一关门,瓷器摔在门板又掉落地上的碎裂声突然响起。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门内又传来一阵吼声。

 一周后,卓为翰在公里里办公,方秘书突然焦急的进门。

 “总裁,不好了!”

 “什么事?”卓为翰冷静的抬头问。
上章 跷家人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