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跷家人凄 下章
第十五章
那男人似乎跟她很,不知道两人暗度陈仓多久了?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儿子,好让为翰知道她的真面目。

 她拿起手机拍下这一幕,偏偏距离太远,加上雨势变大,拍得不够清楚,她只好下车当狗仔,搜集证据。

 一等到她再站近一点,拍下完美又清楚的画面,不意发现叶舞翩的视线向她投而来,金佩铃一紧张,躲到柱子后,后方却突然有行人出现,冷不防撞了她一下,她的手机飞了出去,金佩铃急着抢救手机,不小心摔倒,整个人跪趴在地上。

 “啊——”没救到手机反而跌倒,她以右手掌撑住地面,频频哀叫,整个人站不起来。

 完了,她的手好痛,还血了,左手磨破皮,右手掌和腕部极度刺痛,感觉像是断了,痛到她飙泪。

 “妈!你怎么了?!”叶舞翩急急追了出来。

 “她是你…”男人跟了出来,问着。

 “是我婆婆。”叶舞翩解释着。“快帮忙一下,送我婆婆去医院。”

 “好!”金佩玲被送到附近的医院。

 “妈,你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叶舞翩关心的问。

 “不用你管。”

 她照了X光,膝关节瘀伤,右手腕关节挫伤,又肿又痛,打了针以后已经消肿许多,医生用板子固定住她的手,病版知她得暂时住院观察。

 金佩玲越想越气,疼痛稍缓后,她忍不住开口探问男人的底细“我问你,跟你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我同乡的好朋友,姓沈。”叶舞翩解释着。

 哼,那就是青梅竹马喽!金佩玲心中想着。“他是做什么的?”

 “他是做手机零件的,现在是个大老板,公司很赚钱,规模越来越大,股票已经上市了。”

 “条件真好,他结婚了吗?”她继续问。

 “还没有。”

 “我就知道。”金佩玲斜瞪着媳妇,更加认定他们之间有暧昧。“他条件那么好,怎么会没有结婚?我看你跟他有说有笑的,感情似乎很好?”

 “他跟我同乡,大学也是同一所,感情当然不会太差。”叶舞翩也不隐瞒。

 金佩玲听了一把火气徒升。“你都嫁做人妇了,还不知检点吗?居然私下和男人这样有说有笑,是想爬墙了吗?”

 叶舞翩顿了一下,突然理解婆婆的一番问话是在怀疑她和沈世言有暧昧。“妈在说什么?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为翰他也知道他、认识他…”

 “知道归知道,别告诉我你们只是单纯的吃饭。”

 “当然不是单纯的吃饭,我找他也是为了公司的事…”

 “你能为公司做什么?少拿这个当借口,我才不会相信。”金佩玲冷冷打断她。

 “妈,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

 “你…这几年你脸皮是越长越厚了,好!既然这样,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为翰,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叶舞翩并不在意,婆婆不喜欢她,对她有成见,处处找她的麻烦,这早在她决定回卓家时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虽觉得婆婆跋扈无理,可若现在跟她讲道理,只怕也无法得到她的谅解。

 反正不急于一时,现在把婆婆的身体照顾好比较重要,不能跟她计较。

 “妈肚子饿了吧,我去帮你买便当好吗?”

 “不必,我不饿。”金佩玲冷漠的背对着她。

 “那要不要洗澡,我先…”

 “不用,我不要你帮忙,我又没残废,左手还可以用。”金佩玲觉得她很碍眼。

 “好吧,那我先回去看恩恩了。”见她坚持,叶舞翩只好先离开病房了。

 她一走,金佩玲的肚子开始饿得咕噜咕噜叫。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她怎么可能不饿?

 “为翰不在,舞翩居然真的一走了之,把我丢在医院里!”

 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平常待舞翩不好,她当然不会理她,现在她全身酸痛,不太能动,成了病残的孤单老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人关心。

 惆怅埋怨之际,她鼻子一酸,眼眶泛泪,拿起头柜上一支荧幕有裂痕的手机,按了儿子的手机号码,试着拨号出去——

 “为翰,是妈啦!”

 “妈,什么事?”卓为翰问。

 “我住院了。”她声音哽咽。

 “住院了?!怎么回事?”他惊讶的问。

 “我告诉你,儿子,我今天会住院是因为我看见舞翩跟一个男人去约会,两人在餐厅有说有笑的,很暧昧,对方还是个大老板…”

 卓为翰在那端怔了怔“妈在胡说什么?”他知道母亲对舞翩有成见,老爱找她麻烦。

 “我没胡说,是我亲眼看见的,你前脚才去北京,她随后就出去跟男人约会,对方条件很好,还没有结婚。”金佩玲说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就是为了拍照给你看才不小心摔倒的。”

 卓为翰沉默半响后问:“妈伤的严重吗?”

 “手腕关节挫伤,现在又肿又痛,而且肚子好饿…舞翩居然一走了之,也不照顾我。”她抱怨。

 “妈,我会打电话给舞翩,她不会放着你不管的,至于其他的事,我再跟她问清楚,公司这边很忙,我会尽快处理好,最慢三天后就会回家了。”

 “要那么久喔…好吧,你处理公司要紧。”挂断电话后,金佩玲愁眉不展。

 她活到这把年纪,老伴走了,儿子也不在身边,媳妇又不理她,唉!懊怎么办才好?她用棉被将自己包起来,难过的付着。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唤她——

 “妈,来吃饭吧。”

 闻到一股人的香气,金佩玲转身,是媳妇回来了,手上还提着饭盒,她两眼惊诧的望着她“你…不是回家了吗?”

 “嗯,我先回家看恩恩,料理好一切,担心你会饿,就做了一些饭菜和山药汤,再帮你带了换洗衣物和盥洗用具过来。”叶舞翩边说边拿起用桌板,为她张罗吃的。

 原来舞翩是回家帮她带吃的,拿衣物,是她误会舞翩了吗?还是一切都是为翰要舞翩做的?

 “是为翰打电话给你的吗?”金佩玲问。

 “打给我?我没有接到为翰的电话。”

 “那…”金佩玲想坐起身,却使不上力,叶舞翩扶了她一把才坐起来。“何必回家,在这附近买不就好了。”

 “妈住院,有些东西是一定要准备的,而且医生说你手挫伤发炎,暂时不能吃刺的东西,我想你外面的饭菜也吃不习惯,索帮你煮了一些带来。”她看婆婆左手拿着饭勺用餐,有些吃力,便说道:“妈,让我喂你吃吧。”

 金佩玲看着她,心被扯动了一下。舞翩居然没有嫌弃她,还特地回家为她做吃的,真的很奇怪。

 “妈,吃完后,我帮你洗澡好吗?”

 “不用了,我自己来…”她面有难,脸微红。没想到自己也有那么一天因为行动不便,要向她最不喜欢的媳妇低头。

 “妈,我们都是女的,你不用害臊。”

 叶舞翩嘴角上扬。

 看着叶舞翩,金佩玲心里突然觉得过意不去。

 舞翩都回家了,居然还帮她带饭菜回医院,喂她吃饭、帮她洗澡,完全不跟她计较,也不觉得她很讨厌。

 她平常对舞翩不是可以刁难就是冷眼相向,怎么舞翩没有离她远远的,难道舞翩对她不会反感吗?

 她真的都不讨厌她这个恶婆婆?

 金佩玲住院期间都靠叶舞翩帮忙照顾,三餐由她喂食,洗澡由她帮忙,就连吃药也是她服侍,晚上更是她陪伴在侧。

 尽管她一直没有接纳过舞翩,但舞翩对她这个婆婆仍善尽责任,竭尽心力照顾着她,没有半句怨言。

 就连医护人员都夸赞她好命,有个好媳妇细心照料她。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到舞翩的优点呢!

 她真是个难得又孝顺的媳妇,不计前嫌的把她这个恶婆婆照看的无微不至,还很关心她的伤势,频问医生各种注意事项,尽可能帮助她早康复。

 “娶娶贤”老公曾经这样对她说过,现在半残住院的她,颇能深刻体会这个深意。

 “妈吃饭了。”叶舞翩又回家带饭过来。“我煮了你喜欢的石斑鱼汤。”

 “好,今天让我来吧。”她觉得右手指能动了,应该可以自己来。

 可一接过碗,她右手却开始无力的抖动,接着饭碗突然自手中松,摔倒地上,成了碎片。

 叶舞翩看了一愣,金佩玲整个人也呆住了,没料到自己碗会拿不稳!

 这一幕令她想起了从前,当时舞翩也曾经因为关节疼痛,肌无力,出现相同情景。

 “妈,你怎么了?”

 “我、我的关节还在疼,手没什么力气…”金佩玲连声音都在颤抖。

 “妈,别担心!我去找医生帮你看看是怎么回事。”叶舞翩曾经有过那种无助乏力的感觉,于是赶紧安抚她。

 医生来看过后,告知腕部逐渐愈合后,因个人状况不一,有些患者疼痛与肿的情况可能会持续近两年,同事腕部无法施力,在此期间每天得间隔进行热水浸泡与按摩以活络筋,促进血气循环,减低肿

 医生一走,金佩玲眼眶红了。

 “妈,你手还疼吗?”叶舞翩急问。

 “不是。”

 “别难受,我会陪你做复健,慢慢就能恢复肌耐力,要不…我现在就帮你做热水浸泡…”

 “舞翩,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金佩玲问她。

 “妈,因为你是我婆婆,我的亲人啊!”金佩玲听了心口一热,反而自惭形秽。

 “以前你也曾摔了碗,我却冷嘲热讽的把你走,现在你非但没有挟怨报复,反而还安抚我,要陪我做复健,想想我真是可恶!现在这个模样,一定是老天爷给我的报应。”

 想起了过去种种,她才发现自己真的很不应该,处心积虑把舞翩赶出去,不懂得珍惜这个善良孝顺的好女孩。

 “妈,快别这样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为翰忙着公事,我做媳妇的把婆婆照顾好,也是应该的。”

 “以前我常常冷落你、轻视你,舞翩,你能宽恕妈对你做的一切吗?”

 “妈,我早就不在意了。”她扬一笑“若是在意,我又怎么会跟着为翰回家呢?况且,我从小就没有妈妈,你是我唯一的母亲,当然要好好珍惜。”

 金佩玲鼻子发酸,眼眶微热。“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为翰对你会那么深情执着了,你真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患难见真情,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的心才能澄澈清明,摒除了成见,看见舞翩温纯善良的优点,并且接纳她。

 “妈,这边坐吧。”叶舞翩扶着婆婆到客厅的沙发。“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吃。”

 婆婆住院,反而使她们婆媳更靠近彼此、更亲密,心结也渐渐解开。

 出院这天,正好是为翰回台的时候,也许这是老天爷特意为她们婆媳安排的考验,让她们婆媳可以藉此好好的相处,了解彼此。

 “不了,你在医院里陪我,晚上也没睡好,快去休息吧。”

 “我没关系。”叶舞翩摇头,婆婆对她好,她也忙得开心,不觉得累。

 “行了,你身体也不好,要早点睡,需要什么,我叫陈嫂帮忙就好。”
上章 跷家人凄 下章